重庆市人民政府 秀山县人民政府

权益保障

孩子敢不敢说真话,取决于妈妈的态度

重庆市秀山自治县群团网/www.cqxsqt.com/时间: 2018-09-29/来源:

某天女儿放学后心事重重,我问她怎么了,她却什么都不肯说。我急着要去做饭,就没有再询问。到了要睡觉的时候,我已经把这件事淡忘,女儿却忽然对我说:“妈妈,有件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要告诉你,你知道了,不要批评我。”

我笑了笑:“说吧。”心里想着,小孩子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不过又是一些鸡毛蒜皮,有些事情在他们心中惊天动地,在大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。

女儿嗫嚅着说: “今天中午,我同桌的文具袋被人藏了,他以为是我藏的,一直冤枉我,我们就闹别扭了,吵到上课还没吵完,老师很生气,批评了我们,让我们俩都写检查,我觉得自己好冤枉,难过了一个下午。”

果然是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,我对女儿说:“你没藏文具袋,就应该慢慢解释,事情总会水落石出,为什么非要跟同学吵架呢?

老师批评你,不是因为他认为你藏了文具袋,而是因为你们吵架,甚至影响了上课。吵架是不对的,你应该接受老师的批评,而不是一味难过。还有,你一回家就想把这件事告诉我,为什么到现在才说呢?”

“我怕跟你说了,你会不开心,会生气,会怪我在学校惹事。”女儿说完这话流下了眼泪。

一瞬间,我也有流泪的冲动。

当然,并不是因为女儿说的这件事对我有多么大的振动,而是女儿小心翼翼的眼神牵动了我记忆中的某种情绪,让我陷入了深深的难过。

从小到大,我一直有一种习惯,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一个人扛着,不跟我妈说。

小时候,我妈给我的印象是心理上非常脆弱,一点点小事都会让她忧心忡忡。她的口头禅常常是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呀!”

如果你遇到了烦心事,跟她说徒劳无益,她会显得比你还要烦恼,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呀!”她提不出任何有用的建议,只会增添你的烦恼。

如果你遇到了伤心事,更不能跟她说,她会显得比你还要无助,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呢!”她甚至还有可能掉眼泪,让你不得不反过来安慰她。

我小时候学习成绩很好,参加活动也常获奖,奖状证书拿回家,妈妈会为我高兴,为我骄傲。

但是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她表现出来的是紧张、焦虑、无奈、无助,“这可怎么办呀!”

“我可没有办法解决呀。”

她给我的感觉是我给她添了很大的麻烦,添了很重的负担,她无能为力,她已经活得那么辛苦,我还要给她添乱。

我的苦闷在她这里得不到任何抚慰和帮助,还会更加苦闷,甚至平添内疚。

我记得上中学的时候,有一次下了晚自习,我一个人走夜路回家。走到一条荒僻的小路,我感觉后面有人跟着我,心里陡然升起了恐惧。

我望向前方,住家还远,看看近旁,连一丝灯光都没有。我慌了,感觉自己心跳加剧,大冷天汗都出来了。我奔跑起来,后面的人也跟着奔跑,我跑得更快,他也跑得更快。

后来我怕极了,用尽全力飞奔,可是脚下一拌,摔倒在地,脖子碰巧磕到石头的棱角上,出了血。我顾不得疼,也顾不上流血,爬起来跌跌撞撞往前跑,后面的人却已迫近。

就在我心里充满恐惧和绝望的时候,前面传来手电筒的光芒,是出来寻找晚归孩子的大人,口里喊着孩子的名字。后面的人听到声音,大概也害怕了,掉头跑掉,脚步声飞快地远了。我顾不得看拿着手电筒的人是谁,继续往前狂奔。

那时候我住在外婆家,妈妈并不在身边。我那天脖子被拉了很大的一条口子,衣服也沾了很多血。回家后,我悄悄抹了碘酒,处理了一下伤口,又悄悄洗了衣服。外公外婆年迈,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遇到了这么危险的事情。

但那之后我心有余悸,做了好久噩梦,再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。

那个时候的我,多么想第一时间向妈妈诉说我的疼痛、委屈、恐惧,可是说了又有什么用?她只会说:“这可怎么办呢?你以后得小心点,家里已经很忙很乱,你可不能再出事了。”

所以,我什么都没有跟她说。

我脖子上的伤口很明显,很难遮掩,外婆很快发现了,询问我出了什么事,我只说是不小心划伤的。后来妈妈也疑惑地看着我的脖子,但是她并没有询问什么。我以为她太忙了,没有发现什么破绽。可是后来,我无意中听到她和外婆的对话。

外婆说:“孩子脖子上的伤,只说是不小心划的,再问别的也不说,不小心会划成那样吗?我看这孩子最近像有心事,又像是受了惊吓,你问问她吧。”

我妈说:“伤口那么深,一看就不是不小心划的。可是问了有什么用呢?她不愿意说,我就不问了。”

那一刻,我心中的无助弥漫成一个大大的洞,泪水从眼里流到心里。

我知道,我妈不愿意具体询问,是怕我告诉她这件事情的过程太凶险太复杂,而她,根本没有办法解决,只能平添烦恼。她解决不了,所以对了解事实就本能地抵抗。

从那以后,无论遇到什么事情,我都一个人扛着,并不是说我有多坚强,而是我无法去向最亲的人寻求帮助,只能自己扛。

有时候,困难袭来,我很无助,可是也只能一个人吞下这种无助,虽然这滋味非常难受。

成年之后,我的内心常常缺乏安全感。我知道了母亲对于孩子建立安全感是多么重要。可是,我的母亲没有给我提供安全感的来源。

我母亲至今依然延续着多年前的习惯,家里遇到了什么事情,她总是退到后面,“哎呀,这可怎么办呀!”“我心脏不好,不能有压力。“”我年龄大了,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,有些事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我渐渐习以为常。

我也曾经为此抱怨过,羡慕那些遇事第一时间找妈妈诉说的同伴,羡慕他们的妈妈帮他们出主意想办法,给他们安全感。

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尤其是做了母亲之后,我不再怪我的妈妈,我知道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,为人父母,也不是十全十美、无所不能。

我们得接纳父母的不完美。

我也知道我妈并不是不爱我,只是,她的性格有一些弱点,比如软弱、比如遇事逃避。这些弱点让她没有办法向我传递安全感。

做了母亲之后,我告诉自己,当孩子遇到难题和苦闷,我一定要第一时间分担。

即便有些事情我一时想不到办法,先给她一个拥抱也是好的。

女儿跟我也一直无话不谈,很喜欢跟我分享她的快乐和烦恼。

现在,当女儿用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我,我年少的记忆又被勾起,差点勾起我的眼泪。

同时这也引起我的反思:是什么让女儿不再毫无顾忌地对我诉说她的烦恼,是我的什么表现,让她觉得对妈妈难以开口。

也许是我总是站在大人的角度思考问题,不能设身处地考虑她的感受;也许是我偶尔表现出了不耐烦或者漫不经心,让她丧失了倾诉的欲望吧。

我为自己刚才轻描淡写的分析感到愧疚。一件我看来鸡毛蒜皮的小事,也许会让孩子伤心好久。

我不应该先分析她的错处,给她讲大道理,应该先给她一些安慰,再慢慢分析问题。

我为自己简单粗暴的态度向女儿道歉,同时轻轻抱住的女儿,“孩子,你告诉妈妈你的委屈,妈妈不会不开心,也不会生气,妈妈最愿意听你说你的快乐,你的烦恼。你以后有什么不开心,要第一时间告诉妈妈,好吗?”

女儿点点头,停止流泪,“妈妈,谢谢你。”

谢什么呢?

我在心里说:孩子,妈妈对你的爱,不仅包含成功喜悦的分享,还包含受挫后的抚慰。


权益保障

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群团活动中心主办
管理维护:秀山网 电话(传真):023-76862332 地址:秀山县中和街道渝秀大道行政办公中心5楼0523室 邮编:409900
技术支持:秀山网 渝ICP备17015915号 渝公网备:50024101500022

渝公网备